1. <var id="bsxpo"><rt id="bsxpo"><big id="bsxpo"></big></rt></var>
      1. <code id="bsxpo"></code><b id="bsxpo"><rt id="bsxpo"></rt></b>

          怒發沖冠,憑欄處瀟瀟雨歇。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
          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怒發沖冠,憑欄處瀟瀟雨歇。
          擡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裏路雲和月。
          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
          壯誌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nù fā chōng guān , píng lán chǔ xiāo xiāo yǔ xiē 。
          tái wàng yǎn , yǎng tiān cháng xiào , zhuàng huái jī liè 。
          sān shí gōng míng chén yǔ tǔ , bā qiān lǐ lù yún hé yuè 。
          mò děng xián bái liǎo shǎo nián tóu , kōng bēi qiē 。
          jìng kāng chǐ , yóu wèi xuě ?? chén zǐ hèn , hé shí miè !
          jià cháng chē tà pò hè lán shān quē 。
          zhuàng zhì jī cān hú lǔ ròu , xiào tán kě yǐn xiōng nú xuè 。
          dài cóng tóu shōu shí jiù shān hé , zhāo tiān què 。

          鑒賞

          岳飛(南宋)的《滿江紅》選自 姜葆夫、韋良成選注《常用古詩》。

          【注釋】:《滿江紅》詞是否系岳飛所作?

          張秀平長期以來,人們都認為《滿江紅》《滿江紅》這首詞的岳飛是宋代著名愛國將領岳飛。他在寫作《滿江紅》詞時,正是中原地區遭受女真奴隸主貴族的鐵騎踐踏和蹂躪的歲月。岳飛矢志抗金,執著地追求收復失地、報仇雪恥的壯志宏圖;他一生征戰,反對投降,代表了廣大人民的愿望;他光明磊落、治學嚴肅,是中國古代歷史上杰出的軍事家和戰略家;他自奉菲薄、廉潔奉公,把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發揚到一個高度,故《滿江紅》一詞,一直作為愛國主義的絕唱和岳飛本人的高風亮節一起在中國神州大地傳頌,很少有人懷疑《滿江紅》是偽作或托名之作。第一個對此提出懷疑的余嘉錫,他在《四庫提要辨證》中提出了兩點疑問;岳飛孫子岳珂所編《金倫粹編·家集》中沒有收錄《滿江紅》這首詞,而岳珂在收集岳飛的文章時,曾是不遺余力的,此集從編定到重刊,歷經31年,為何未收《滿江紅》?此其一。《滿江紅》這首詞最早見于明徐階所編的《岳武穆遺文》,是根據弘治十五年(公元1502年)浙江提學副使趙寬所書岳墳詞碑收入的,趙寬亦未說所據何本,來歷不明。而且趙寬碑記中提及的岳飛另一首詩《送紫巖張先生北伐》經明人考證是偽作。在此之前,《滿江紅》亦不見于宋元人的著述,為什么突然出現在明中葉以后?此其二。岳飛進一步考證:在明代,北方韃靼族倒常取道賀蘭山入侵甘、涼一帶,明代弘治十一年(1498年),明將王越曾在賀蘭山抗擊韃靼,打了一個勝仗,因此,“踏破賀蘭山闕”,“在明代中葉實在是一句抗戰口號,在南宋是決不會有此的。”繼余嘉錫之后,60年代后期,夏承燾也寫了一篇《岳飛<滿江紅>詞考辨》的文章,他除了贊同余氏的懷疑外,又從詞的內容上找出了一個證據,即“賀蘭山闕”的地名所指問題。他認為岳飛伐金要直搗的黃龍府,在今吉林省境內,而賀蘭山卻在今內蒙古河套之西,南宋時屬西夏,并非金國土地,《滿江紅》若真出岳飛之手,不應方向乖背如此?這是一。如果賀蘭山不同于前人泛稱邊塞的“玉門”、“天山”之類,其入于史書,始于北宋。唐宋人以賀蘭山入詩,都是實指,明中葉以后也是如此,若以泛指釋岳飛的“乖背”,似也不通。此為二。

          1980年,海內外又掀起了討論這個問題的熱潮。如臺灣《中國時報》發表了孫述宇的文章,再次對《滿江紅》的詞岳飛提出了疑問。他首先指出《滿江紅》詞中用了自己的事跡和典故,如“三十功名”、“八千里路云和月”等等,是盡人皆知的材料,一個擬岳飛是很容易寫出這樣一首詞的。其次,他認為《滿江紅》詞的格調,與已證實的岳飛另一詞《小重山》風格迥異,前者慷慨激昂,英雄氣色橫溢,后者則是他多年征戰并受掣肘時惆悵心理的反映,相形之下,“《滿江紅》是一首有事跡、有心志,但沒有閱歷的詞”。

          對此持不同意見的鄧廣銘、王起、李安等則從不同角度進行了辯駁。鄧廣銘于1981年5月初著文指出,岳飛的《滿江紅》不是偽作。他認為:第一,岳霖、岳珂兩代人沒有搜集到《滿江紅》,只能說明岳飛的后代在這方面有遺漏。據現有的史料看,岳霖父子也確有遺漏的實證。如《賓退錄》記載的岳飛的“雄氣堂堂貫斗牛,誓將直節報君仇。斬除頑惡還車駕,不問登壇萬戶侯”一詩,就不見于岳珂編的《家集》中,如果排除他們父子當時沒有收集到的可能性就斷定是假的,那么,《滿江紅》這首詩如果又因為《賓退錄》的失傳后而出現在明人的著作中,就能對此懷疑嗎?此外,從《滿江紅》反映的思想內容來看,與岳飛其它詩文的內容是一致的。如“誓將直節報君仇,斬除頑惡還車駕”,正是“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的寫照,“不問登壇萬戶侯”,不就是“三十功名塵與土”的注腳嗎?又如《家集》中的一些題記,都是岳飛行軍作戰時隨時隨地記下來的,應是他當時真實內心的記錄。岳飛既然有《滿江紅》中體現的思想,又有作詩填詞的本事,為什么不能填詞抒懷呢?第二,關于《滿江紅》詞中“踏破賀蘭山闕”的地理位置所指問題,他認為“賀蘭山闕”是泛指而不是實指,與詞中的“胡虜肉”、“匈奴血”是指女真,而不是實指匈奴一樣,即指廣義的敵人。第三,如果《滿江紅》一詞的岳飛是王越,那為什么要嫁名于岳飛,而不夸耀自己的戰功呢?他寫的“踏破賀蘭山闕”是實寫,那么詞中的“靖康恥,猶未雪”句是可以泛寫的嗎?如果是“反映明人的地理形勢和時代意識”,那么,這樣的亡國事件是影射明朝的什么事體呢?如果撇開《滿江紅》一詞反映的整體思想,而糾纏在“賀蘭山闕”的地理位置上,似是難以令人信服的。

          李安則針對孫述宇的文章提出了不同意見。他認為從史實和詞的內容對照看,“三十功名塵與土”,可知是在岳飛30歲或30歲前后有感而作。岳飛30歲時,正掌朝廷方面大權(公元1133年),“因責任重大,身被殊榮,感動深切,乃作成此壯懷述志的《滿江紅》詞”;而岳飛20多歲從軍、30多歲時從九江奉旨入朝,“計其行程,足逾八千里”。與詞中“八千里路云和月”之句同。岳飛30歲置司江州時“適逢秋季,當地多雨,故在詞中有‘瀟瀟雨歇’之句”。因此,《滿江紅》是岳飛“表達其本人真實感受于公元1133年秋季9月下旬作于九江”。他還就《滿江紅》與《小重山》兩詞的格調問題作了探討,認為兩詞作于不同的時間,格調自然不同,不能以此非議岳飛。

          綜上所說,《滿江紅》詞到底是不是岳飛作的?論爭雙方都持之有據,很難統一。這場爭論還可能繼續深入下去。不過,爭論的雙方都比較一致地肯定《滿江紅》這首詞的思想價值和歷史作用。

          【鑒賞】岳飛工詩詞,雖留傳極少,但這首滿江紅英勇而悲壯,深為人們所喜愛,它真實、充分地反映了岳飛精忠報國、一腔熱血的英雄氣概。這首的上片,“怒發沖冠,……空悲切”。意思說,我滿腔熱血,報國之情,再也壓不住了,感到怒發沖冠,在庭院的欄桿邊,望著瀟瀟秋雨下到停止。抬頭遠望,又對天長嘯,急切盼望實現自己的志愿。三十多歲的人了,功名還未立,但是我也不在乎,功名好比塵土一樣,都是不足所求的。我渴望的是什么東西呢?渴望是八千里路的征戰,我要不停的去戰斗,只要這征途上的白云和明月作伴侶。不能等了,讓少年頭輕易地變白了,到那時只空有悲憤。

          這一段表現了岳飛急于立功報國的宏愿。

          下片,“靖康恥,……朝天闕。”靖康二年的國恥還沒有洗雪,臣子的恨什么時候才能夠消除呢?我要駕乘著戰車踏破敵人的巢穴,肚子餓了,我要吃敵人的肉;口渴了;我要喝敵人的血。我有雄心壯志,我相信笑談之間就可以做到這些。等待收復了山河的時候,再向朝庭皇帝報功吧!

          這一段表現了岳飛對“還我河山”的決心和信心。

          《滿江紅》這首詞,代表了岳飛“精忠報國”的英雄之志,表現出一種浩然正氣、英雄氣質,表現了報國立功的信心和樂觀主義精神。“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侍從頭、收拾舊山河”。把收復山河的宏愿,把艱苦的征戰,以一種樂觀主義精神表現出來,讀了《滿江紅》這首詞,使人體會,只有胸懷大志,思想高尚的人,才能寫出感人的詞句。在岳飛的《滿江紅》這首詞中,詞里句中無不透出雄壯之氣,充分表現岳飛憂國報國的壯志胸懷。

          從“怒發沖冠”到“仰天長嘯”,先是寫在家里庭院中的情況,他憑觀欄雨,按說這是一種很愜意的生活,可是卻按不住心頭之恨而怒發沖冠。一句“仰天長嘯”,道出了精忠報國的急切心情。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說明了岳飛高尚的人生觀,兩句話把岳飛的愛與恨,追求與厭惡,說得清清楚楚。岳飛在這里非常巧妙地運用了“塵與土”;“云和月”。表白了自己的觀點,既形象又很有詩意。

          “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這兩句話很好理解,可作用很大,接著上面表達出的壯烈胸懷,急切期望早日為國家收復山河,不能等待了!到了白了少年頭,那悲傷都來不及了。它有力地結束詞的上片所表達的岳飛心情。

          下片一開始就是,“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把全詩的中心突出來,為什么急切地期望,胸懷壯志,就因為靖康之恥,幾句話很抽象,但是守渡得很好,又把“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具體化了。

          從“駕長車”到“笑談渴飲匈奴血”都以夸張的手法表達了對兇殘敵人的憤恨之情,同時表現了英勇的信心和無畏的樂觀精神。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以此收尾,既表達要勝利的信心,也說了對朝庭和皇帝的忠誠。岳飛在這里不直接說凱旋、勝利等,而用了“收拾舊山河”,顯得有詩意又形象。

          (小提示:如果您想查詢《滿江紅》相關詩句的上一句或者下一句是什么,可以在頁面右上角的“詩詞檢索”中輸入您要查詢的詩句,回車即可查到該詩句的上句或下句。注意上半句和下半句輸入時不要留有空格和標點符號!)

          評論:

          昵稱

          網站

          影音先锋看片资源3xf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