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ar id="bsxpo"><rt id="bsxpo"><big id="bsxpo"></big></rt></var>
      1. <code id="bsxpo"></code><b id="bsxpo"><rt id="bsxpo"></rt></b>

          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自難忘。
          千裏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shí nián shēng sǐ liǎng máng máng 。
          bù sī liáng , zì nán wàng 。
          qiān lǐ gū fén , wú chǔ huà qī liáng 。
          zòng shǐ xiāng féng yīng bù shí , chén mǎn miàn , bìn rú shuāng 。
          yè lái yōu mèng hū huán xiāng , xiǎo xuān chuāng , zhèng shū zhuāng 。
          xiāng gù wú yán , wéi yǒu lèi qiān xíng 。
          liào dé nián nián cháng duàn chǔ : míng yuè yè , duǎn sōng gāng 。

          鑒賞

          【背景】題記中“乙卯”年指的是宋神宗熙寧八年(1075),其時蘇東坡任密州(今山東諸城)知州,年已四十。正月二十日這天夜里,他夢見愛妻王弗,便寫下了這首“有聲當徹天,有淚當徹泉”(陳師道語)的悼亡詞。

          【注釋】①幽夢:夢境隱約,故云幽夢。

          ②小軒窗:意指小房的窗下。

          ③顧:看。

          【評解】孟啟《本事詩·徵異第五》載張姓妻孔氏贈夫詩:“欲知腸斷處,明月照孤墳。”蘇軾十九歲與同郡王弗結婚,嗣后出蜀入仕,夫妻琴瑟調和,甘苦與共。十年后王弗亡故,歸葬于家鄉的祖瑩。《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這首詞是蘇軾在密州一次夢見王弗后寫的,距王弗之卒又是十年了。生者與死者雖然幽明永隔,感情的紐帶卻結而不解,始終存在。“不思量,自難忘”兩句,看來平常,卻出自肺腑,十分誠摯。

          “不思量”極似無情,“自難亡”則死生契闊而不嘗一日去懷。這種感情深深地埋在心底,怎么也難以消除。讀慣了詞中常見的那種“一日不思量,也攢眉千度”(柳永)的愛情濃烈的詞句,再來讀蘇軾《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可以感受到它們寫出不同人生階段的情感類型。前者是青年時代的感情,熱烈浪漫,然而容易消退。后者是進入中年后一起擔受著一生憂患的正常的夫妻感情,它象日常生活一樣,平淡無奇,然而淡而彌永,久而彌篤。蘇軾本來欣賞“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實美”的藝術風格,《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這首詞表達的感情就是如此,因此才能生死不渝。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還有一個值得注意之處,即這次夢中的夫妻相會,清楚地打上了生死之別的烙櫻夢中的王弗“小軒窗,正梳妝”,猶如結縭未久的少婦,形象很美,帶出蘇軾當年的閨房之樂。但是十年來的人世變故尤其是心理上的創傷在雙方都很顯然。

          蘇軾由于宦海浮沉,南北奔走,“塵滿面,鬢如霜”,心情十分蒼老。王弗見了蘇軾,也是“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似乎在傾訴生離死別后的無限哀痛。生活的磨難,對于無意識的夢境,同樣起著潛在而深該的影響。末了三句設想亡妻長眠于地下的孤獨與哀傷,實際上兩心相通,生者對死者的思念更是惓惓不已。

          【鑒賞一】這是蘇軾為悼念原配妻子王弗而寫的一首悼亡詞。表現了綿綿不盡的哀傷和思念。上片寫詩人蘇軾對亡妻的深沉的思念,是寫實。下片記述夢境,抒寫了詩人蘇軾對亡妻執著不舍的深情。全詞情意纏綿,字字血淚。既寫了王弗,又寫了詩人蘇軾自己。詞中采用白描手法,出語如話家常,卻字字從肺腑鏤出,自然而又深刻,平淡中寄寓著真淳。《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這首詞思致委婉,境界層出,情調凄涼哀婉,為膾炙人口的名作。

          詩人蘇軾在明顯地抒發哀悼亡妻之情的同時,也隱約地抒發了“塵滿面,鬢如霜”的政治失意之情,可說是隱得深沉。

          【鑒賞二】蘇東坡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這首詞是“記夢”,而且明確寫了做夢的日子。但實際上,詞中記夢境的只有下片的五句,其他都是真摯樸素,沉痛感人的抒情文字。“十年生死兩茫茫”生死相隔,死者對人世是茫然無知了,而活著的人對逝者呢,不也同樣嗎?恩愛夫妻,一朝永訣,轉瞬十年了。“不思量,自難忘”人雖云亡,而過去美好的情景“自難忘”呵!王弗逝世十年了,想當初年方十六的王弗嫁給了十九歲的蘇東坡,少年夫妻情深意重自不必說,更難得她蕙質蘭心,明事理。

          這十年間,東坡因反對王安石的新法,頗受壓制,心境悲憤;到密州后,又忙于處理政務,生活困苦,他又怎能“不思量”那聰慧明理的賢內助呢。蘇軾將“不思量”與“自難忘”并舉,利用這兩組看似矛盾的心態之間的張力,真實而深刻地揭示自己內心的情感。年年月月,朝朝暮暮,雖然不是經常懸念,但也時刻未曾忘卻!或許正是出于對愛妻王弗的深切思念,東坡續娶了王弗的堂妹王潤之,據說此女頗有其堂姐風韻。十年忌辰,觸動人心的日子里,往事驀然來到心間,久蓄的情感潛流,忽如閘門大開,奔騰澎湃難以遏止。“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想到愛妻華年早逝,遠隔千里,無處可以話凄涼,說沉痛。其實即便墳墓近身邊,隔著生死,就能話凄涼了嗎?這是抹煞了生死界線的癡語,情語,格外感人。“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這三個長短句,又把現實與夢幻混同了起來,把死別后的個人憂憤,包括蒼老衰敗之中,這時他才四十歲,已經“鬢如霜”了。她辭別人世已經十年了,“縱使相逢”恐怕也認“我”不出了。這個不可能的假設,感情深沉悲痛,表現了對愛侶的深切懷念,也寄寓了自己的身世之感。

          如夢如幻,似真非真,其間真情恐怕不是僅僅依從父命,感于身世吧。蘇東坡曾《亡妻王氏墓士銘》記述了“婦從汝于艱難,不可忘也”的父訓。蘇軾索于心,托于夢的實是一份“不思量,自難忘”的患難深情啊。

          下片的頭五句,才入了題開始“記夢”。“夜來幽夢忽還鄉”,是記敘,寫自己夢中忽然回到了時念中的故鄉,那個兩人曾共度甜蜜歲月的地方。“小軒窗,正梳妝”那小室,親切而又熟悉,她情態容貌,依稀當年,正梳妝打扮。夫妻相見,沒有出現久別重逢、卿卿我我的親昵,而是“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無言”,包括了千言萬語,表現了“此時無聲勝有聲”的沉痛,別后種種從何說起?一個夢,把過去拉了回來,把現實的感受溶入夢中,使這個夢令人感到無限凄涼。“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蘇軾料想長眠地下的愛侶,年年傷逝的這個日子,為了眷戀人世、難舍親人,該是柔腸寸斷了吧?推己至人,蘇軾設想此時亡妻一個人凄冷幽獨的“明月”之夜的心境,可謂用心良苦。這番癡情苦心實可感天動地。

          (小提示:如果您想查詢《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相關詩句的上一句或者下一句是什么,可以在頁面右上角的“詩詞檢索”中輸入您要查詢的詩句,回車即可查到該詩句的上句或下句。注意上半句和下半句輸入時不要留有空格和標點符號!)

          評論:

          昵稱

          網站

          全字解析
          在線新華字典 ?

          影音先锋看片资源3xf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