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ar id="bsxpo"><rt id="bsxpo"><big id="bsxpo"></big></rt></var>
      1. <code id="bsxpo"></code><b id="bsxpo"><rt id="bsxpo"></rt></b>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
          月到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
          不見去年人,淚滿春衫袖。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
          月到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
          不見去年人,淚滿春衫袖。

          qù nián yuán yè shí , huā shì dēng rú zhòu 。
          yuè dào liǔ shāo tóu , rén yuē huáng hūn hòu 。
          jīn nián yuán yè shí , yuè yǔ dēng yī jiù 。
          bù jiàn qù nián rén , lèi mǎn chūn shān xiù 。

          鑒賞

          【注釋】元夜:即上元節之夜,也叫“元宵”。唐代以來元夜有觀燈的風俗。

          【評解】詞的上片,回憶去年觀燈時的欣悅的心情;下片寫今年元夜觀燈,觸目感懷,不勝悲傷。《生查子》這首詞的特點是語言平淡,風味雋永,表達了人物十分細膩的深情。詞中運用今昔對比,撫今思昔,觸景生情。感情真摯,不須作任何雕飾,而《生查子》這首詞便成為非常感人的抒情上品。它體現了真實、樸素與美的統一。

          【集評】虢壽鹿《歷代名家詞百首賞析》:《生查子》這首詞是節日懷舊之作。通過前后對比,逼出“淚濕春衫”一語,見其傷感之甚。文章以錯綜見妙。

          薛礪若《宋詞通論》:他的抒情作品,哀婉綿細,最富彈性。

          《唐宋詞鑒賞集》:這首小詞,在“清切婉麗”中,卻顯得平淡雋永,別具一格。

          【史考】有人認為《生查子》這首詞不是歐陽修所作,理由是《六一詞》與其它詞集互雜極多,不足為憑。力辯《生查子》非朱淑真所歐陽修如《四庫提要》,乃出于保全淑真“名節”,衛道士心態,何足道哉!細賞《生查子》,似非六一居士手筆,實乃斷腸之聲。淑真另有一首《元夜詩》,可與《生查子》互看:“火燭銀花觸目紅,揭天吹鼓斗春風。新歡入手愁忙里,舊事驚心憶夢中。但愿暫成人繾綣,不妨常任月朦朧。賞燈那待工夫醉,未必明年此會同。”也有人認為此乃歐陽修詞,見《歐陽文忠公近體樂府》卷一。

          《詞的》誤作李清照詞。

          又《匯選歷代名賢詞府全集》卷一、《續草堂詞馀》卷上誤以此首為秦觀詞。

          《詞品》卷二誤為朱淑真詞。

          《見山亭古今詞選》卷一誤作無名氏詞。

          《瀛奎律髓》卷十六王諲《觀燈》詩,方回注云:“如李易安‘月上柳梢頭’則邪僻矣。”是宋人已誤以此為清照作矣。

          【鑒賞】《生查子》這首詞以靈光獨運的藝術構思,使今與昔、悲與歡互相交織、前后映照,從而巧妙地抒寫了物是人非、不堪回首之感。

          上片追憶去年元夜的歡會。“花市燈如晝”,極寫元宵燈火輝煌。自唐代起,就有元夜張燈、觀燈的習俗,至宋而其風益盛。孟元老《東京夢華錄》卷六記燈市景象云“燈山上彩,金碧相射,錦繡交輝”。可知,“花市燈如晝”乃狀其實況,略無夸飾。但描寫燈市不過是為了展示歡會的時空背景,因而一筆帶過,不多著力。

          “月上柳梢頭”二句含“賓”就“主”,再現那令人沉醉的情景。“黃昏后”,交待主人公與其情侶相會的時間。“月上柳梢頭”,既是對“黃昏后”這一時間概念的形象示現,也是對男女主人公歡會的環境的補充描繪——明月皎皎,垂柳依依,是那樣富于詩情畫意。“人約”,點出男女主人公并非邂逅燈市,而是早有密約。這表明他們即便尚未私訂終身,至少也彼此傾心。

          值得稱道的是,歐陽修沒有正面涉筆他們相會前的心馳神往,見面后的歡聲笑語以及分手后時的意亂情迷,而僅用一句“人約黃昏后”提示,深得藝術三昧。

          下片抒寫今年元夜重臨故地,不見伊人的感傷。“月與燈依舊”,說明景物與去年一般無二,照樣月光普照,華燈齊放。但風景無殊,人事全異。“不見去年人”二句情緒一落千丈:去年鶯儔燕侶,對訴衷腸,今年孤身支影,徒憶前盟,主人公怎能不撫今思昔,淚下如注。因何“不見”,一字不及,或話有難言之隱,或許故意留下懸念。全詞的藝術構思近似于唐人崔護的《游城南》詩(去年今日此門中),卻較崔詩更見語言的回環錯綜之美,也更具民歌風味。

          【鑒賞】《生查子》這首詞與唐朝詩人歐陽修崔護的名作《題都城南莊》(“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只今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有異曲同工之妙。詞中描寫了歐陽修昔日一段纏綿悱惻、難以忘懷的愛情,抒發了舊日戀情破滅后的失落感與孤獨感。

          上片寫去年元夜情事。頭兩句寫元霄之夜的繁華熱鬧,為下文情人的出場渲染出一種柔情的氛圍。后兩句情景交融,寫出了戀人月光柳影下兩情依依、情話綿綿的景象,制造出朦朧清幽、婉約柔美的意境。

          下片寫今年元夜相思之苦。“月與燈依舊”與“不見去年人”相對照,引出“淚滿春衫袖”這一舊情難續的沉重哀傷,表達出詞人對昔日戀人的一往情深。

          《生查子》既寫出了伊人的美麗和當日相戀的溫馨甜蜜,又寫出了今日伊人不見的悵惘和憂傷。寫法上,它采用了去年與今年的對比性手法,使得今昔情景之間形成哀樂迥異的鮮明對比,從而有效地表達了詞人所欲吐露的愛情遭遇上的傷感、苦痛體驗。這種文義并列的分片結構,形成回旋詠嘆的重疊,讀來一詠三嘆,令人感慨。

          (小提示:如果您想查詢《生查子》相關詩句的上一句或者下一句是什么,可以在頁面右上角的“詩詞檢索”中輸入您要查詢的詩句,回車即可查到該詩句的上句或下句。注意上半句和下半句輸入時不要留有空格和標點符號!)

          評論:

          昵稱

          網站

          全字解析
          在線新華字典 ?

          影音先锋看片资源3xf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