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ar id="bsxpo"><rt id="bsxpo"><big id="bsxpo"></big></rt></var>
      1. <code id="bsxpo"></code><b id="bsxpo"><rt id="bsxpo"></rt></b>

          春花秋月何時了,[1]往事知多少。
          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闌玉砌應猶在,[2]只是朱顏改。
          [3]問君能有幾多愁,[4]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春花秋月何時了,[1]往事知多少。
          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闌玉砌應猶在,[2]隻是朱顏改。
          [3]問君能有幾多愁,[4]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chūn huā qiū yuè hé shí liǎo ,[1] wǎng shì zhī duō shǎo 。
          xiǎo lóu zuó yè yòu dōng fēng , gù guó bù kān huí shǒu yuè míng zhōng 。

          diāo lán yù qì yīng yóu zài ,[2] zhī shì zhū yán gǎi 。
          [3] wèn jūn néng yǒu jī duō chóu ,[4] qià sì yī jiāng chūn shuǐ xiàng dōng liú 。

          鑒賞

          李煜(南唐)的《虞美人》選自 姜葆夫、韋良成選注《常用古詩》。

          【注釋】

          [1]了:了結,完結。

          [2]砌:臺階。雕闌玉砌:指遠在金陵的南唐故宮。應猶:一作“依然”。

          [3]朱顏改:指所懷念的人已衰老。

          [4]君:李煜自稱。能:或作“都”、“那”、“還”、“卻”。

          春花秋月:指美好的景物,但作為失國之君的李煜無心欣賞,討厭它的無盡無休。

          往事:是指昔日尊貴的帝王生活。

          故國:“故國”是指已滅亡的南唐。

          雕欄玉砌:“雕欄玉砌”指代舊日的宮殿,用宮殿概括一切繁華美富的東西。

          朱顏改:語含雙關,概括一切過往的人事,兼喻江山易主,物是人非。

          【釋義】

          《虞美人》大約作于李煜歸宋后的第三年。詞中流露了不加掩飾的故國之思,據說是促使宋太宗下令毒死李煜的原因之一。那么,它等于是李煜的絕命詞了。

          全詞以問起,以答結;由問天、問人而到自問,通過凄楚中不無激越的音調和曲折回旋、流走自如的藝術結構,使李煜沛然莫御的愁思貫穿始終,形成沁人心脾的美感效應。

          誠然,李煜的故國之思也許并不值得同情,他所眷念的往事離不開“雕欄玉砌”的帝王生活和朝暮私情的宮闈秘事。但這首膾炙人口的名作,在藝術上確有獨到之處:“春花秋月”人多以美好,李煜卻殷切企盼它早日“了”卻;小樓“東風”帶來春天的信息,卻反而引起李煜“不堪回首”的嗟嘆,因為它們都勾發了李煜物是人非的棖觸,跌襯出他的囚居異邦之愁,用以描寫由珠圍翠繞,烹金饌玉的江南國主一變而為長歌當哭的階下囚的李煜的心境,是真切而又深刻的。

          結句“一江春水向東流”,是以水喻愁的名句,含蓄地顯示出愁思的長流不斷,無窮無盡。同它相比,劉禹錫的《竹枝調》“水流無限似儂愁”,稍嫌直率,而秦觀《江城子》“便作春江都是淚,流不盡,許多愁”,則又說得過盡,反而削弱了感人的力量。

          可以說,李煜《虞美人》所以能引起廣泛的共鳴,在很大程度上,正有賴于結句以富有感染力和向征性的比喻,將愁思寫得既形象化,又抽象化:李煜并沒有明確寫出其愁思的真實內涵——懷念昔日紙醉金迷的享樂生活,而僅僅展示了它的外部形態——“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這樣人們就很容易從中取得某種心靈上的呼應,并借用它來抒發自已類似的情感。因為人們的愁思雖然內涵各異,卻都可以具有“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那樣的外部形態。由于“形象往往大于思想”,李煜《虞美人》便能在廣泛的范圍內產生共鳴而得以千古傳誦了。

          【集評】

          俞陛云《唐五代兩宋詞選釋》:亡國之音,何哀思之深耶?傳誦禁廷,不加憫而被禍,失國者不殉宗社,而任人宰割,良足傷矣。《后山詩話》謂秦少游詞“飛紅萬點愁如海”出于后主“一江春水”句。

          《野客叢書》又謂白樂天之“欲識愁多少,高于滟滪堆”、劉禹錫之“水流無限似濃愁”,為后主所祖,但以水喻愁,詞家意所易到,屢見載籍,未必互相沿用。就詞而論,李、劉、秦諸家之以水喻愁,不若后主之“春江”九字,真傷心人語也。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感懷故國,悲憤已極。起句,追維往事,痛不欲生!滿腔恨血,噴薄而出:誠《天問》之遺也。“小樓”句承起句,縮筆吞咽;“故國”句承起句,放筆呼號。一“又”字慘甚。東風又入,可見春花秋月一時尚不得遽了。罪孽未滿,苦痛未盡,仍須偷息人間,歷盡磨折。下片承上,從故國月明想入,揭出物是人非之意。末以問答語,吐露心中萬斛愁恨,令人不堪卒讀。通首一氣盤旋,曲折動蕩,如怨如慕,如泣如訴。

          王方俊《唐宋詞賞析》:這首千古傳誦膾炙人口的名作《虞美人》,被前人譽為“詞中之帝”,是李煜囚居汴京時所作。據王輊《默記》載:“歸朝(指李煜降宋后),郁郁不樂,見于詞語。”本詞就是抒寫這種懷念故國之情,哀嘆亡國之痛的情懷的。

          【鑒賞一】

          1、《虞美人》這首詞,傳說是李煜亡國后,在七月七日晚上讓自己過去的歌伎唱歌時所寫,《虞美人》傳出后,宋太宗認為他懷戀故國,以此為由,也就把他殺了。

          2、《虞美人》這首詞寫得情感真摯,悲痛欲絕,尤其是最后的以“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來形容愁,更是深為后世詞人贊賞。

          3、“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兩句是以水喻愁的名句,用設問和比喻的手法,形象地寫出了愁的彌漫、深濃、綿長,表現了詞人內心無盡的哀傷,既有深度,又有力度。

          【鑒賞二】

          1、《虞美人》這首詩開頭說,春花秋月的美好時光,何時了結。因為一看到春花秋月,就有無數往事涌上心頭,想到在南唐時欣賞春花秋月的美好日子,不堪回首,所以怕看見春花秋月。在東風吹拂的月明之夜,金陵的故國生活不堪回首了。那里宮殿的雕欄玉砌應該還在,只是人的容貌因愁苦變得憔悴了。倘若要問有多少愁苦,恰恰像一江春水向東流去,無窮無盡。一江指長江,用一江春水來比愁,跟南唐故國金陵在江邊相結合,充滿懷念故國之情。應該說,李煜這樣的詞,不僅是寫他個人的愁苦,還有極大的概括性,概括了所有具亡國之痛的人的痛苦情感,如怕看到春花秋月,怕想到過去美好的生活。再如故國的美好景物已經不堪回顧。故國的雕欄玉砌等還在,但人的容顏因愁苦而改變,這里還含有人事的改變。整首詞正是反映了有亡國之痛的人的感情,擔負了所有這些人的感情痛苦,這正說明《虞美人》這首詞具有高度的概括性、代表性,這正是《虞美人》這首詞的杰出成就。

          (小提示:如果您想查詢《虞美人》相關詩句的上一句或者下一句是什么,可以在頁面右上角的“詩詞檢索”中輸入您要查詢的詩句,回車即可查到該詩句的上句或下句。注意上半句和下半句輸入時不要留有空格和標點符號!)

          評論:

          昵稱

          網站

          全字解析
          在線新華字典 ?

          影音先锋看片资源3xf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