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ar id="bsxpo"><rt id="bsxpo"><big id="bsxpo"></big></rt></var>
      1. <code id="bsxpo"></code><b id="bsxpo"><rt id="bsxpo"></rt></b>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xún xún mì mì , lěng lěng qīng qīng , qī qī cǎn cǎn qī qī 。
          zhà nuǎn huán hán shí hòu , zuì nán jiāng xī 。
          sān bēi liǎng zhǎn dàn jiǔ , zěn dí tā wǎn lái fēng jí !
          yàn guò yě , zhèng shāng xīn , què shì jiù shí xiāng shí 。
          mǎn dì huáng huā duī jī , qiáo cuì sǔn , rú jīn yǒu shuí kān zhāi ?
          shǒu zhuó chuāng ér , dú zì zěn shēng dé hēi !
          wú tóng gēng jiān xì yǔ , dào huáng hūn , diǎn diǎn dī dī 。
          zhè cì dì , zěn yī gè chóu zì liǎo dé !

          鑒賞

          李清照(宋)的《聲聲慢》選自 姜葆夫、韋良成選注《常用古詩》。

          【注釋】①將息:將養休息。

          ②怎生:怎樣,怎么。

          ③這次第:這一連串的情況。

          【評解】這是李清照南渡以后的一首震動詞壇的名作。通過秋景秋情的描繪,抒發國破家亡、天涯淪落的悲苦,具有時代色彩。在結構上打破了上下片的局限,全詞一氣貫注,著意渲染愁情,如泣如訴,感人至深。首句連下十四個疊字,形象地抒寫了李清照的心情。下文“點點滴滴”又前后照應,表現了李清照孤獨寂寞的憂郁情緒和動蕩不安的心境。全詞一字一淚,纏綿哀怨,極富藝術感染力。

          【集評】羅大經《鶴林玉露》:起頭連疊七字,以婦人乃能創意出奇如此。

          楊慎《詞品》:宋人中填詞,易安亦稱冠絕,使在衣冠,當與秦七、黃九爭,不獨爭雄于閨閣也。其詞名《漱玉集》,尋之未得,《聲聲慢》一詞,最為婉妙。

          張端義《貴耳集》:此乃公孫大娘舞劍手,本朝非無能詞之士,未曾有一下十四疊字者,用《文選》諸賦格。后疊又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又使疊字,俱無斧鑿痕。更有一奇字云:“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黑”字不許第二人押。婦人有此文筆,殆間氣也。

          徐釚《詞苑叢談》:首句連下十四個疊字,真似大珠小珠落玉盤也。

          劉體仁《七頌堂隨筆》:易安居士“最難將息”“怎一個愁字了得”深妙穩雅,不落蒜酪,亦不落絕句,真此道本色當行第一人也。

          周濟《介存齋詞選序論》:李易安之“凄凄慘慘戚戚”,三疊韻,六雙聲,是鍛煉出來,非偶然拈得也。

          許昂霄《詞綜偶評》:易安《聲聲慢》,頗帶傖氣,而昔人極口稱之,殆不可解。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后幅一片神行,愈唱愈妙。

          陸鎣《問花樓詞話》:《聲聲慢》一詞,頓挫凄絕。

          吳灝《歷朝名媛詩詞》:易安以詞專長,揮灑俊逸,亦能琢煉。其《聲聲慢》一闋,其佳處在后又下“點點滴滴”四字,與前照應有法,不是草草落句,玩其筆力,本自矯拔,詞家少有,庶幾蘇、辛之亞。

          梁紹壬《兩般秋雨庵隨筆》:李易安詞:“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連上十四疊字,則出奇制勝,真匪夷所思矣。

          梁啟超《中國韻文里頭所表現的情感》:那種煢獨恓惶的景況,非本人不能領略;所以一字一淚,都是咬著牙根咽下。

          【史考】《三百詞譜》調名作《梧桐雨》。

          《詞的》、《古今名媛匯詩》、《草堂詩余別集》、《古今詩余醉》、文津閣四庫全書本《漱玉詞》等題作“秋情”。

          《古今女史》題作“秋晴”。

          《古今詞統》、《歷城縣志》等題作“秋閨”。

          《碎金詞譜》題作“秋詞”。

          (1)最:《詞林萬選》、《花草新編》、《花草粹編》、《古今名媛匯詩》等作“正”;《草堂詩余別集》注“一作‘正’”。

          (2)盞:《花草粹編》作“杯”;《草堂詩余別集》注“一作‘杯’”。

          (3)晚:《古今名媛匯詩》、《詞的》、《碎金詞譜》、《草堂詩余別集》等作“曉”;《草堂詩余別集》注“一作‘晚’”。

          (4)正:《花草新編》、《花草粹編》作“縱”;《草堂詩余別集》注“一作‘縱’”。

          (5)忺:《詞林萬選》、《草堂詩余別集》、《古今詩余醉》、《古今名媛匯詩》等作“堪”。

          (6)著:《貴耳集》卷上、《癸巳類稿》卷十五引斷句作“定”。

          【鑒賞】1、詞一開篇就如繁弦急管,奏出了令人心悸神寒之音。開頭三句雖屬上片,卻為全篇定下了基調。“冷冷清清”點出所尋無獲,欲覓不得的情景。“凄凄慘慘戚戚”是寫追尋無獲后的悲涼凄慘之情。緊接上三句后,李清照以風和雁的典型事物敘寫哀思。先用“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句道出由時令引起的苦悶心情。“乍暖還寒”通常是形容早春的氣候的,這里寫的卻是秋日,意思是將會愈來愈冷,所以“最難將息”。其時風急天寒,于是就借酒御寒,借酒解憂。可是“風急”,寒氣逼人,凄慘之情仍是難以平息。以下說“雁過也”,看著“舊時相識”的雁橫空而出,而雁在人亡,怎不叫人心痛欲碎!

          2、下片緊承上片,由黃花殘敗進一步寫凄涼之情。花瓣脫落,滿地堆積,不再有人去采。再加上孤獨一人,守著窗兒,怎么熬到天黑呢?更有甚者,“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秋雨打梧桐,一向是詩人李清照表達愁思的題材,李清照在這里又加上“點點滴滴”,這更顯得凄清難忍,所以接著說“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詞的下片表現時間愈來愈晚,景物愈來愈慘,詞人也愈來愈愁,可謂步步深入。

          3、李清照在詞中運用疊音手法,“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聲情并茂,堪為傳世妙筆。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唐宋古文家以散文為賦,而倚聲家實以慢詞為賦。慢詞具有賦的鋪敘特點,且蘊藉流利,勻整而富變化,堪稱“賦之余”。李清照這首《聲聲慢》,膾炙人口數百年,就其內容而言,簡直是一篇悲秋賦。亦惟有以賦體讀之,乃得其旨。李清照的《聲聲慢》這首詞在作法上是有創造性的。原來的《聲聲慢》的曲調,韻腳押平聲字,調子相應地也比較徐緩。而《聲聲慢》這首詞卻改押入聲韻,并屢用疊字和雙聲字,這就變舒緩為急促,變哀惋為凄厲。《聲聲慢》以豪放縱恣之筆寫激動悲愴之懷,既不委婉,也不隱約,不能列入婉約體。

          前人評《聲聲慢》,多以開端三句用一連串疊字為其特色。但只注意這一層,不免失之皮相。詞中寫主人公一整天的愁苦心情,卻從“尋尋覓覓”開始,可見她從一起床便百無聊賴,如有所失,于是東張西望,仿佛飄流在海洋中的人要抓到點什么才能得救似的,希望找到點什么來寄托自己的空虛寂寞。下文“冷冷清清”,是“尋尋覓覓”的結果,不但無所獲,反被一種孤寂清冷的氣氛襲來,使自己感到凄慘憂戚。于是緊接著再寫了一句“凄凄慘慘戚戚”。僅此三句,一種由愁慘而凄厲的氛圍已籠罩全篇,使讀者不禁為之屏息凝神。這乃是百感迸發于中,不得不吐之為快,所謂“欲罷不能”的結果。

          “乍暖還寒時候”這一句也是《聲聲慢》的難點之一。《聲聲慢》作于秋天,但秋天的氣候應該說“乍寒還暖”,只有早春天氣才能用得上“乍暖還寒”。我以為,這是寫一日之晨,而非寫一季之候。秋日清晨,朝陽初出,故言“乍暖”;但曉寒猶重,秋風砭骨,故言“還寒”。至于“時候”二字,有人以為在古漢語中應解為“節候”;但柳永《永遇樂》云:“薰風解慍,晝景清和,新霽時候。”由陰雨而新霽,自屬較短暫的時間,可見“時候”一詞在宋時已與現代漢語無殊了。“最難將息”句則與上文“尋尋覓覓”句相呼應,說明從一清早自己就不知如何是好。

          下面的“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曉來風急”,“曉”,通行本作“晚”。這又是一個可爭論的焦點。俞平伯《唐宋詞選釋》注云:“曉來”,各本多作“晚來”,殆因下文“黃昏”云云。其實詞寫一整天,非一晚的事,若云“晚來風急”,則反而重復。上文“三杯兩盞淡酒”是早酒,即《念奴嬌》詞所謂“扶頭酒醒”;下文“雁過也”,即彼詞“征鴻過盡”。今從《草堂詩余別集》、《詞綜》、張氏《詞選》等各本,作“曉來”。

          這個說法是對的。說“曉來風急”,正與上文“乍暖還寒”相合。古人晨起于卯時飲酒,又稱“扶頭卯酒”。這里說用酒消愁是不抵事的。至于下文“雁過也”的“雁”,是南來秋雁,正是往昔在北方見到的,所以說“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了。《唐宋詞選釋》說:“雁未必相識,卻云‘舊時相識’者,寄懷鄉之意。趙嘏《寒塘》:‘鄉心正無限,一雁度南樓。’詞意近之。”其說是也。

          上片從一個人尋覓無著,寫到酒難澆愁;風送雁聲,反而增加了思鄉的惆悵。于是下片由秋日高空轉入自家庭院。園中開滿了菊花,秋意正濃。這里“滿地黃花堆積”是指菊花盛開,而非殘英滿地。“憔悴損”是指自己因憂傷而憔悴瘦損,也不是指菊花枯萎凋謝。正由于自己無心看花,雖值菊堆滿地,卻不想去摘它賞它,這才是“如今有誰堪摘”的確解。然而人不摘花,花當自萎;及花已損,則欲摘已不堪摘了。這里既寫出了自己無心摘花的郁悶,又透露了惜花將謝的情懷,筆意比唐人杜秋娘所唱的“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要深遠多了。

          從“守著窗兒”以下,寫獨坐無聊,內心苦悶之狀,比“尋尋覓覓”三句又進一層。“守著”句依張惠言《詞選》斷句,以“獨自”連上文。秦觀(一作無名氏)《鷓鴣天》下片:“無一語,對芳樽,安排腸斷到黃昏。甫能炙得燈兒了,雨打梨花深閉門”,與《聲聲慢》意境相近。但秦詞從人對黃昏有思想準備方面著筆,李則從反面說,好象天有意不肯黑下來而使人尤為難過。“梧桐”兩句不僅脫胎淮海,而且兼用溫庭筠《更漏子》下片“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詞意,把兩種內容融而為一,筆更直而情更切。最后以“怎一個愁字了得”句作收,也是蹊徑獨辟之筆。自庾信以來,或言愁有千斛萬斛,或言愁如江如海(分別見李煜、秦觀詞),總之是極言其多。這里卻化多為少,只說自己思緒紛茫復雜,僅用一個“愁”字如何包括得盡。妙在又不說明于一個“愁”字之外更有什么心情,即戛然而止,仿佛不了了之。表面上有“欲說還休”之勢,實際上已傾瀉無遺,淋漓盡致了。

          《聲聲慢》這首詞大氣包舉,別無枝蔓,逐件事一一說來,卻始終緊扣悲秋之意,真得六朝抒情小賦之神髓。而以接近口語的樸素清新的語言譜入新聲,又確體現了倚聲家的不假雕飾的本色,誠屬難能可貴之作了。

          (小提示:如果您想查詢《聲聲慢》相關詩句的上一句或者下一句是什么,可以在頁面右上角的“詩詞檢索”中輸入您要查詢的詩句,回車即可查到該詩句的上句或下句。注意上半句和下半句輸入時不要留有空格和標點符號!)

          評論:

          昵稱

          網站

          影音先锋看片资源3xfxy